煙火

電視機蓋屏播送一整天,我竟然笑了,應該是永遠不習慣這個節慶吧。

第八年的慶典,站在台上的是逃亡已久的張英進大將軍,全國人都看見他在煙火施放前的呼喊,但奏樂太響,沒有人聽清楚他說了什麼,也成了東曼尼亞永遠的謎。

有一次在發印室有同事談起這個話題,他說據他會讀唇語的朋友講,張英進講了六個字。

他在我耳邊講了那六個字。

我嚇了一跳,同事像是在看我聽到的反應,我罵了他。從此更小心這個話題。

這次父親領導的慶典,站上煙火舞台的是國民演員蘇里娜。

蘇里娜離婚後,過著消極自我的墮落生活,剪了男人的髮型,拒絕穿著婦女服飾,出入各種聲色場所。父親太陽帶領她進入紀念夫人的東月醫院療養,先國母無盡的慈愛並沒有感化蘇里娜,她如野獸騷擾其他病患,攻擊護士,把注射的針頭插進醫生眼睛。

父親太陽無法容忍這樣的黑暗人性。醫生們說,她大腦前方的區塊過度活躍,讓她已經分不清楚什麼是演戲什麼是自己,醫生們建議切除這個部分,蘇里娜或許還能在電影裡出場一些小角色。

手術前,蘇里娜詛咒先國母,詛咒領導,詛咒所有醫生護士,用最難聽的話去詛咒,醫院外的的攤販和行人都聽到她的詛咒,有的人因此聾了。

但她的話仍在街上口耳相傳。

公子千金都不是領導的種。

這是蘇里娜手術康復後第一次登台,也是最後一次登台。

她在台上淺淺的笑著,旋轉,隨著音樂舞動。

看起來無憂無慮,非常快樂。

然後,煙火施放。

她露出讚嘆的表情。

父親領導在看台上,難得起立鼓掌。

有人說,父親偷偷拭淚了。

 

 

 

我想,里娜最後的演出,也點亮了我們。

Protected Area

這是一個安全的容器。 請求許可碼通過。提示:蘇里娜的出道年份

 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